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丁香色

文章来源:baobaobubu    发布时间:2019-11-09 00:39  【字号:      】

记得那是1966年我们响应毛主席上山下乡到边疆去的号召,许多与我一样只有十五、六岁样子,被

记得那是1966年我们响应毛主席上山下乡到边疆去的号召,许多与我一样只有十五、六岁样子,被所谓大小伙大姑娘含泪告别了亲人和朋友,毅然踏上西行的列车,下了列车又上汽车,经过五六天的长途跋涉我们一路高歌来到了属于让我们有志青年大放光彩的农三师45边8连

还记得当时我们到达目的地时的情形吗?一马平川没有房子,当我们纳闷在那儿体息,然而老职工却说房子就在我们脚下

听到此话大家顺着老职工的指向下去一看原来是地窝子,此时此景己有人抑制不住哽咽开始了哭泣

后经连领导安慰开导,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我们逐渐平复了心情,投入了开荒造地的艰苦劳动中

随着日复一日的枯燥的艰苦劳作中,我们也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但是随着繁重的体力活加之我们身体还在发育成长中,每月39市斤定粮根本无法解决我们对生存的基本保障,在这种艰苦的岁月中,支青中的姑娘们发杨风格将她们尽有为数不多的余粮最大可能的接济小伙子们,这种感情流量测量装置与友谊,让我们也突然觉得日子并不是那么的难熬,患难时建立的这种友情在多年后一经想起总是那么让人莫名的一阵激动

在1966年底到1967年初,在这个充满贫瘠与落后的地方,出现一股无法控制的返家潮,而导致这股潮流的最根本原因就是繁重的体力劳动与吃不饱肚子的双重作用下,加之当初对与支青进疆的宣传严重不符,从而产生了使兵团相关部门后续无法估计的后果

对于当时支青的返城问题,团里采取了怀柔政府,在三岔口设置拦截点,劝说大家不要将事情扩大化,并对有“问题”且不愿改正的个别青年进行强制押送回团

但是这在根本上并没有解决问题,反而导致双方关系越来越僵化,大部分人都开始进行各种返城的准备

最后团里无奈之下,将现有的8连留剩不多的知青与老6连进行合并

1967年夏开始,全国知青的返城潮也影响到我们这个偏远而闭塞的农三师各团,团里的各路知青全部纷纷去团部各相关部门办理返城所需要的各种手续证明,新疆兵团知青的返城大潮由此拉开帷幕

由于农三师45团分来的知青大部分均来自于浙江省及周边,回到家乡的知青面对当地政府不予以接受的现状下,进退两难,但是还得活着,因此很多人选择了种种谋生手段,靠着自己微薄的力量生活在这个原本属于他们生他养他的土地上,形同乞丐苟且的活着

1969年由于迫于当地政府的压力,在工作没有着落,生活无保障的情况下,有一部分知青被迫回到了他们内心深处并不愿回到的新疆农三师45团

经过几年的青葱(春)岁月,当初的斗志己被现实打的支离破碎

伴随着岁月无情的疯长,所有知青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

但是面对这一现状兵团并不能解决这一问题

因此国家发文对于嫁娶到新疆兵团的青年们,无论男女均安排所谓的工作(种地)

这一政策更好的领会了屯垦戍边的崇高精神

到1972年,国家再次对知青发文,充许配偶双方都是知青的可以将一个孩子的户口落回城里,并且配偶都是同一本地可以双方都回去落户

从此在新疆的支边青年们都稳定了心神,为屯垦戍边重新奉献着自己的一丝力量

注:作者陈旭峰,浙江省宁波市人,生于1947年,于1966年进疆支边,现居住于新疆农三师48团,己在新疆生活近50年,现己退休,子女一个在宁波定居,一个在乌鲁木齐定居,均己结婚成家

丁香色 丁香色




()

附件:

专题推荐